• 證券研究第一代引路人李迅雷:選擇了就一直做下去,直到干不動為止
    來源:新財富作者:萬麗2022-11-24 20:21

    中國證券研究行業從誕生至今已走過30年,李迅雷作為參與者、見證者和引路人之一,盡管影響力隨行業壯大日益增加,而他一如既往地平和,給外界的印象始終是儒雅、溫和、勤勉、韌性。30年來,李迅雷觀察到的證券研究的價值在不斷提升:分析師的研究不僅影響到證券領域,還影響到全社會乃至決策層。

    來源:新財富(ID:newfortune)

    作者:萬麗

    1996年,33歲的李迅雷離開高校,進入君安證券研究所。在那個研究完全由券商內部定價的年代,他一路從普通研究員做到彼時國內最大的證券研究所——國泰君安證券研究所所長。

    2000年初,他喊出“讓客戶改變我們的研究模式”,率先帶領國泰君安證券研究所從內部服務轉向市場化的賣方研究,成為同行眼中推動中國證券研究價值提升貢獻最大的人之一。數年后,李迅雷加入海通證券,又在短時間內將其研究部門帶到新的高度。

    2017年,他來到中泰證券,擔任中泰證券首席經濟學家,不僅提升了中泰在賣方研究領域的知名度,也讓中泰在公募基金的席位分倉傭金的市場份額大幅提升。

    管理之外,李迅雷專注于宏觀和資本市場研究,且筆耕不輟。在觀點嘈雜的市場中,他奉行說真話的理念,敢于表達觀點,從不隨波逐流,寫出了一系列有深刻影響的文章。

    盡管已是中國證券研究界的領軍人物,李迅雷仍謙遜地認為,不論做研究還是管理,都不是自己的強項,之所以能穿越30年依然在市場上有影響力,僅僅是因為堅持和積累,不斷深挖自己的潛能。

    未來,他從未設想過要走到哪一步,“因為人生很短暫,一切都會淡去,所以不用刻意去要什么?!泵鎸碜愿鞣矫娉掷m不斷的咨詢需求,李迅雷忙碌到停不下來。他表示,就一直做下去,直到做不動為止。

    01、從普通研究員到中國最大證券研究所掌門人

    1996年即加入君安證券做研究,李迅雷可謂中國證券界資歷最老的一批研究員。他的入行,是在個人興趣的朦朧引領下,被市場主動挖掘和選擇的結果。

    李迅雷考入上海財經大學的1981年,是中國恢復高考的第五年。選擇專業時,在曾深受動亂之苦父母的指導下,他選擇了不大需要和人打交道的統計學。

    本科畢業后,李迅雷想回到老家工作,但在計劃分配的年代里,五個來自浙江的畢業生只給了一個回去名額,因為當時大學生非常緊俏,財大安排三個浙江學生留校工作,李迅雷也是其中之一,并被安排在圖書館。

    李迅雷自小喜歡讀書,所以,在圖書館的工作也給了他博覽群書的機會。然而,當時中國的改革開放正如火如荼,不甘寂寞的李迅雷決定考當時最熱門的國際貿易的碩士研究生,雖然其錄取率僅為3%。但碩士畢業后,李迅雷發現其實自己還是更喜歡做學術研究,盡管不少外貿企業向他伸出橄欖枝,但他感覺很難適應需要不斷維系人脈關系的外貿行業。于是,他轉到上海財經大學財經研究所做跨國公司研究。

    1988年,李迅雷在同學(原萬國證券的總裁助理金文忠,現為東方證券董事長)的引薦下,一起為萬國證券編寫一本關于證券市場基礎知識的書,當時國內幾乎沒有關于證券市場的書籍。他從圖書館找到一些關于中國香港、中國臺灣股市的書籍以及一些英文原版書作為參考資料,通過寫書,他對證券市場有了比國內絕大部分人更早的認識。

    現在回頭看,這本書的內容很簡單,主要是科普一些金融和證券的常識和概念,比如什么是貨幣市場基金,而當時這些專業名詞卻是首次翻譯或引入,這對國人是完全陌生的事物。

    1990年,隨著深滬交易所成立,這本書里提到的各類證券品種陸續在國內落地,李迅雷對證券市場的研究興趣也日益濃厚。他開始成為《中國證券報》和《上海證券報》的專欄作者,而且文章發布頻率頗高。與當時市場上流行的預測走勢、推薦個股的文章不同,李迅雷喜歡從學術角度,探討資本市場的定價機制、投資者結構等深層次問題。

    那時的中國資本市場風起云涌,股市分析方法多為技術分析,基本上用不到經濟學或投資學理論,好在1993-1995年這段時間,國債期貨成為證券市場的交易主角,李迅雷寫了不少國債期貨的研究文章。他利用大學掌握的統計和金融專業知識,精準地計算出對國債期貨價格帶來巨大影響的保值貼補率,從利率變化背后的貨幣和財政的邏輯,李迅雷對國債期貨品種進行估值分析和走勢預測,其研究結論屢屢得到市場印證,在國債研究領域收獲了不小的名氣。尤其在國債期貨市場面臨瘋狂投機壓力之際,他及時在報紙上撰文警示風險,受到了監管部門的好評。

    隨著市場知名度的提升,君安證券上海部一度邀請李迅雷加盟,而他當時覺得“這個平臺太小了”。直到1996年,君安證券、申銀萬國證券和華夏證券等老牌券商紛紛招聘行業研究員,本土證券分析師正式登上資本市場的舞臺。

    當時,總部在深圳的君安證券打出招聘研究員的廣告稱:研究員可享受業務骨干待遇,北京、上海、深圳三地工作任選。33歲的李迅雷去應聘了。

    面試時,時任君安證券總裁的楊駿問筆試遲到的李迅雷:你愿意做研究,還是到資產管理部做投資?當時的君安資產管理部是國內券商中規模最大的,而李迅雷對國債的研究已經很有知名度,楊駿認為,他可以直接去做投資。

    但是,帶著偏愛研究的初衷,以及對自身性格中風險厭惡特征的了解,李迅雷沒有猶豫,脫口而出:“我愿意做研究?!边@句話成了他漫長的證券研究職業生涯的起點。

    3個月試用期結束后,李迅雷被提拔為君安證券研究所宏觀研究部的副經理,主要做國債研究,工資漲到1萬多元,比在高校工作時翻了好幾倍不止。

    當時位于深圳羅湖區春風路5號的君安證券研究所,加班是一種文化。李迅雷說,當年深圳有兩家公司加班是有單位車接送的,一個是員工配備了行軍床的華為,還有一個就是君安證券。

    但在那個時代,研究所在證券公司內部尚無清晰的定位,其成果服務于公司內部,研究方式主要是模仿國外投行,進行行業研究和基于上市公司財務報告的基本面分析,此外,研究員會進行上市公司調研。這與當時證券市場盛行的技術分析截然不同。

    李迅雷記得,有些上市公司地處偏遠,交通也不便,研究員調研回來,要先手寫報告。那時互聯網上沒有金融數據庫,也沒有財務模型,研究員要翻報紙找數據,再手工計算,寫好后將手稿交給打字員錄入,最后研究報告成文和調研的間隔時間一般有半個多月。不過,由于上市公司信息匱乏,而市場需求量大,外加很少有分析師去上市公司調研,出產的研報數量也少,因此,調研報告的含金量都頗高。

    與現在相比,當時研究員工作的節奏看似不同,但壓力同樣不小。鑒于李迅雷在國債研究上的深厚功底,他的研究報告在內部受到較高重視。他記得,一次他計算發現,有一款國債品種的估值高了,便建議賣出,研究所所長連夜把這篇手寫的報告送到分管投資的總裁手里??偛帽泷R上給資管部門下指令,第二天賣出該品種。此時的李迅雷會倍感壓力:“還好他們賣出之后,這個國債品種就跌破面值了,說明我的判斷還是對的?!?/p>

    李迅雷在君安證券研究所的成長之路極為順利。1997年,入職一年便被提拔為所長助理,1998年,他升任君安證券研究所副所長。1999年,君安證券和國泰證券合并之前,李迅雷已經升任君安證券研究所的實際負責人,大家都管他叫“李老師”。

    1999年,國泰證券跟君安證券啟動合并,國泰君安證券研究所成為當時國內最大的研究所。2000年,兩家研究所整合完畢,人員達到90人左右,李迅雷出任國泰君安證券研究所首任所長。這顯示他的能力得到了內部的充分認可,“所以那個時候還是挺有成就感的”。

    02、“讓客戶改變我們的研究模式”

    成為所長后的李迅雷,開始醞釀研究所的一場歷史性變革。

    他認為,研究所免費服務券商內部部門,導致了供給的有限和需求的無限之間無法匹配。此外,對于公司各部門而言,研究服務是研究所壟斷的,不管做成什么樣,大家都得接受,不利于提高研究質量。若對外服務,要跟外面的同行競爭,研究所自然而然就會提高服務質量和效率。

    此時,國內基金行業在初創之后迎來大發展,這為研究所改革提供了大好的契機。于是,李迅雷提出了那句著名的口號——“讓客戶改變我們的研究模式”,倡導研究員去服務公募基金等外部投資機構,通過市場化的競爭贏得客戶,獲取收入。

    為此,他對研究員的工作提出了新的要求:給基金提供的上市公司調研報告,必須回到辦公室后連夜完成,次日一大早發布。同時,他對研究員的薪酬進行改革,統一考核標準,并將客戶的評價放在第一位,結合研究報告質量,進行綜合考評。

    在公司,他講得最多的話是,“要加研究員的工資,我的工資可以不加,但要把研究員工資加得比我高”。國泰君安證券的研究員薪酬開始逐漸市場化。

    李迅雷還極其注重提升研究員的品牌。當時國泰君安證券研究所主辦一份公司的出版物,叫《國泰君安證券通訊》,李迅雷是主編,他參照《大眾電影》的模式,將研究員形象照印在封面上,以提升其市場影響力和研究員的成就感。

    雖然數年后賣方研究的改革方向成為全行業共識,但在當時,李迅雷遇到的阻力并不小。

    一方面,改革初期,來自基金公司的新收入不起眼,研究所面臨較大的壓力?!爱敃r基金公司規模偏小,服務一家公司,收費只有10-20萬元,研究所一年開支就要小幾百萬元。這點收入,證券公司根本看不上?!?/p>

    另一方面,來自公司內部的質疑不斷。有人認為,研究所開支由公司財務負擔,服務外部的基金公司是不務正業。每年公司年會,研究所的定位都是一個討論重點:到底是對內部還是外部服務?如何服務?每次都有人提出,把研究所分拆了,組建對口業務部門的研究小組,對公司內部的零售、投行等業務部門服務。

    面對爭議,李迅雷不怎么發聲,在他心里,研究所定位清晰:服務好公募基金,慢慢讓更多資管機構成為自己的客戶。

    2001年,一家咨詢機構走訪市場上的主流研究所之后,發布了一篇題為《證券研究所孰執牛耳》的文章,稱國泰君安證券研究所遙遙領先。這一定程度上幫助李迅雷堅定了信心。

    2003年,新財富最佳分析師評選橫空出世,李迅雷積極鼓勵研究員參評。當年,國泰君安證券研究所在26個行業獎項中拿下11個第一名。2004年,國泰君安繼續高歌猛進,拿下29個行業的16個第一名,賣方研究的市場地位進一步穩固。

    2003-2005年,國泰君安證券研究所連續3年榮膺“本土最佳研究團隊”第一名殊榮。李迅雷更加確信,改革的方向是對的。此時,國泰君安內部對研究所定位的爭議也慢慢減少。

    2005年,李迅雷升任總裁助理,同時兼任研究所所長和機構銷售部總經理。同時管理兩個部門,這在當時的證券公司比較少見。

    隨著中信證券等越來越多券商加入對外服務的賣方研究行列,至2007年,證券研究全行業分倉傭金已經達到54億元,研究部門可以輕松依靠市場化的服務收入養活自己。2008年,國泰君安證券研究所的分倉傭金收入達到4億元,與之對比,2002年的這一數據僅為100萬元左右。

    在很多同行眼中,李迅雷是對中國證券研究轉向市場化貢獻最大的人士之一。李迅雷個人也于2006年成為了首位新財富首屆杰出研究領袖獲得者。

    03、無為而治,發揮每個人的個性和特長

    做研究員出身的李迅雷并不愛管人,他強調“無為而治”,盡量把復雜的問題簡單化。這種簡單化,不是建立一個整齊劃一的標準,而是在結果導向的指揮棒下,給年輕人更多的自由度,“比如有些研究員不擅長寫報告,但是社交和獲得資源能力比較強,能獲得客戶的正反饋,其在綜合評價方面也可以得到相應的提升”。

    受到深圳高度市場化模式的啟發,李迅雷在研究所內部提出“小所長,大研究員”的理念,把自己的地位降得比較低,營造核心研究員主導賣方業務的氛圍。

    君安證券研究所曾在公司的局域網建立一個論壇,李迅雷不僅鼓勵研究員將研究和調研報告、收集的國內外行業數據等第一時間貼在論壇上,還帶頭和研究員們在上面討論問題,爭辯激烈時,大家引經據典、徹夜不休,不時迸發思想和智慧的火花。有一次,李迅雷和但斌就技術分析預測的成功率爭執不已,“沒有人因為我是所長而為我助威”。

    在這樣的氛圍下,研究員成長迅速。

    公募機構剛組建時,投研人才緊缺,便大量從賣方挖現成的人才。很多基金公司投研總監、基金經理都來自國泰君安證券研究所,以至于那時其每年舉辦投資策略會,還能順帶協助舉辦基金公司研究總監座談會,讓各位老友再聚一起,探討如何提升基金公司研究員的地位。

    盡管團隊的人才流動頻繁,李迅雷卻沒有想過去買方,因為“當時的基金公司比較多,而有品牌的研究所并不多。另外,基金公司對我也比較尊重,雖然我是賣方,但是自我感覺還比較好”。

    2011年末,在時任海通證券董事長王開國的支持下,李迅雷轉戰海通,再度身兼數職,任公司副總經理、首席經濟學家兼研究所所長,并在短時間內將其研究所在新財富評選中的排名從十名開外帶到新的高度。海通證券于2013年獲得了其評選歷史上首個“本土最佳研究團隊”第一名。隨后的2017年,他來到中泰證券,擔任中泰證券首席經濟學家,他入職中泰,不僅提升了中泰在賣方研究領域的知名度,讓中泰在公募基金的席位分倉傭金的市場份額大幅提升,李迅雷本人也成為了中泰證券的一張名片。例如,他兩次受邀參加總理座談會,并且是券商研究所中唯一被連續邀請成為博鰲亞洲論壇演講嘉賓的人士。

    李迅雷表示,自己從來不指導分析師如何寫報告,“最多就是啟發”,而且有個原則,就是允許分析師的觀點跟自己不一樣,“分析師最終是客戶來評價的,不是我來評價,分析師工作的關鍵在于得到客戶的認可”。

    他經常和分析師們開會討論,但從不會把自己的觀點強加于他人。會上,他通常這樣開頭:“我談談我的看法,我的看法可能是錯的,僅供你們參考?!?/p>

    多年來,李迅雷見過的分析師無數,但在他看來,要成為一個全能的分析師,“基本上很難”。他認為,一個全能的分析師,應當有較強的綜合能力:能做研究,能演講,又能與客戶順暢溝通。但“大部分人總是偏向于某兩項或者某一項”。

    在他看來,分析師提升綜合能力,一方面可以通過訓練;另一方面可以找個互補的搭檔,擅長做研究的,要找擅長社交的。同時,研究所則要加強團隊管理,將不同分析師的優勢組合在一起。

    在分析師的培養方面,李迅雷始終強調,不應該有統一的模板,要更多發揮人的個性和特長?!斑@一方面有利于激發分析師個人的積極性,另一方面,團隊也能獲益。如果這個人明明不喜歡做研究,或者不喜歡跟別人打交道,卻一定要強人所難,不利于團隊融合?!?/p>

    30年來,證券市場一直在博弈中起伏。千錘百煉中,李迅雷給人的感覺卻總是心平氣和。他認為,這更多來自天生的性格?!敖娇梢?,本性難改。我始終認為,這個世界是變化多樣的,又存在著那么多的不確定,所以,我總體對別人是比較包容的,因為我能夠理解作為個體,總是避免不了會出錯,尤其面對充滿不確定性的市場?!?/p>

    一路走來,管理和業績考核,始終是李迅雷的主要工作壓力來源。尤其是隨著賣方分析師市場化程度的提高,研究所的人員流動性越來越大,管理的難度日增。

    “管自己是容易的,管別人不容易,尤其是面臨研究人員大量流失,或所在的團隊競爭環境不如別人的時候,都能感受到壓力。當然,大部分人員流失是因為有更好的選擇,而不是我的原因,這樣我雖有壓力,但至少會好受一些?!?/p>

    04、思考是人生最大的樂趣之一

    從2000年任所長以來,管理占用他的大量時間,李迅雷自己出報告的頻率明顯減少。為此,他感到不安,認為純粹做管理工作,會把自己給廢掉。于是2006年開始,他在新財富開設“資本游戲”專欄,以此逼迫自己每個月寫一篇文章。

    “寫文章要思考,要有深度,邏輯要嚴謹”,李迅雷的研究模式被再度開啟,并寫出了一系列頗有洞見、流傳甚廣的文章,如《買自己買不起的東西》《百年前的贏利模式還能持續百年嗎》《中國股票高估值之謎》《相信奇跡還是相信邏輯》等,至今回看,依然令人深受啟發。

    這也喚醒了李迅雷入行的初衷:做專業的、有價值的研究。他由此更加確定,自己骨子里還是喜歡做研究,最終要回到這條道路上去。

    “研究永無止境,可以思考的事情無止境,將思考寫下來,讓很多人來讀,這個過程很有意思?!?/p>

    李迅雷小時候喜歡讀小說,很早就把縣文化館能讀的小說讀完了,夢想是做個作家,寫小說,“你看寫了篇小說之后,那么多人讀了會哭會笑,會產生心靈的共鳴和震撼”。他從小也展現出拔尖的寫作才能,從初中到高中,作文總會被老師當作范本讀給同學聽。

    而李迅雷終究沒有提筆寫小說。因為隨著知識的拓寬,他開始對更直接表達世界真諦的理論感興趣,比如哲學。小說通過故事來反映世界觀,而哲學直接研究世界觀?!靶〉臅r候想寫小說,因為沒有形成自己的思想,需要通過比較具象的故事來表達。有了思想后,抽象思維能力提高了,不大需要借助一個故事來表達一個道理?!?/p>

    后來做經濟研究,則更加直奔主題。在他看來,這既是綜合了自己熱愛思考、擅長寫作的特長,也是受到人生需求的影響,“我對哲學的需求太少,對經濟的需求太多”。

    不過,李迅雷自認是一個典型的發散性思維的人,至今仍喜歡看文學作品、繪畫、攝影,“我覺得所有東西都是相通的,有些東西屬于哲學,有些東西屬于藝術,它終歸讓你能夠體驗、感受或者領悟到什么”。

    2008年,李迅雷做了個決定,請求公司免去其研究所所長職務,轉而擔任國泰君安證券首席經濟學家,管理研究部門的同時,騰出時間更專注地做研究。

    2012年,李迅雷發表了《中國經濟結構存在誤判》。他通過一系列的計算,提出統計局公布的一些數據可能存在低估或者高估,比如城市化水平、可支配收入、消費額等可能被低估,而固定資產投資總額則可能被高估,因此,中國經濟結構存在誤判,決策要更加慎重。這篇文章最終受到決策層的重視。

    2018年,他接上12年前的文章——《買自己買不起的東西》,寫了一篇后續《買自己買不起的東西》,建議投資者把某些供給量有限且有收藏價值的商品作為投資品,這些商品或受制于原料的稀缺,或受產能的限制,但同時又可以長期保存;把民族品牌、核心技術等買不到的東西,通過股權投資的方式買下來。

    永遠處于思考、反思的循環,令李迅雷看待外在的一切都很平和?!皩砣绻萍荚絹碓桨l達,不需要肉體了,我也愿意。只要有一個大腦在思考,我也覺得是非??鞓返??!?/p>

    或因如此,李迅雷并不認為自己的成長路徑能給年輕人太多借鑒:“好多人把分析師當作一個職業、一個跳板,目標是做基金經理。我則是因為比較喜歡寫作,就朝著這個方面想努力,同時我有一定的風險厭惡型性格,性格決定命運,這樣的性格就決定了我的人生經歷?!?/p>

    05、成熟的研究框架是多維度、系統性的

    回顧自己的研究生涯,李迅雷認為經歷了“點-線-面”的過渡:30年前做研究時,對幾個“點”比較熟;隨著“點”的增多,“點”與“點”之間逐漸聯系,“線”就增多了;隨著“線”越來越多,慢慢形成一個“面”。

    通過這些年的研究,李迅雷形成了一套自有的宏觀研究體系。談及構建分析體系的框架,李迅雷認為,首要是用多維度的方式去分析問題,找到結論。

    “我們對這個世界的認識是多維度的,比如什么叫股市,解釋很多,答案不是唯一的??梢哉f,股市是個股票交易市場,這肯定是對的。吳敬璉老師說中國股市是個賭場,這也沒錯。從研究員的角度來講,股市就是一個估值體系,股價高低,都受到估值的影響。也可以說,股市就是一個公司治理的評價體系,因為里面那么多上市公司,公司治理的好壞,會通過投資者的評價和股價的波動得到體現?!?/p>

    李迅雷認為,如果沒有完整的分析框架,只能是盲人摸象,摸到什么,就說是什么,這顯然不夠客觀全面。

    世界每天都有很多事情在發生,如何去思考和評價這些事件?如何去用自己的框架去把這些事件串起來?李迅雷認為,數據很重要,可以在數據的基礎之上,加上常識邏輯去綜合分析。

    他曾經寫撰文《相信邏輯還是相信奇跡》,表達的意思是,不要相信奇跡,要相信邏輯。后來,他又撰文進一步發問,《相信大數據還是相信邏輯》,并表示,“很多人當然相信大數據,我還是堅持要相信邏輯,大數據其實用的是歸納法,就要求數據樣本足夠大,不同階段的數據是不一樣的,數據大到什么地步,是沒有定義的,大數據可能是有限的數據。所以要判斷大數據是不是合理,還是要依靠邏輯,所以要相信邏輯”。

    李迅雷認為,數據本身沒錯,但是,有些數據獲得過程中經過了主動或被動的選擇,只看數據,結論恐怕會有問題。

    2017年,李迅雷提出,中國步入存量經濟主導市場,一個主要的特征就是分化,他建議投資者應把握機構性機會。在接下來的幾年,不論是全球經濟、中國經濟還是資本市場,分化特征均表現顯著,應驗了他的預判。

    也就是從近幾年開始,李迅雷才覺得自己的分析框架是豐富成熟的。不過,習慣了自我否定的李迅雷,認為自己可能再過幾年又會自我否定。他認為,研究體系從來不是一成不變的,人要不斷地認識自我,因此,他也常常反思自己是不是錯了,將研究體系不斷地放到市場中檢驗,修正邏輯推理過程。

    在信息爆炸的時代,市場充斥著各方聲音,從央行、上市公司,到路演時遇到的各種客戶,乃至散戶、大V、游資等,都會表達不同的觀點,這難免對研究員造成干擾,一個成熟的研究員怎樣應對?

    李迅雷認為,首先,多收集一些數據,多看案例,所有的研究都是借助于數據的,一定要有對數據的處理能力。其次,去調研,所有的邏輯都建立在真實世界的基礎上,對真實世界的調研極為重要。

    真實世界的引力,如今對李迅雷,已勝于小說。

    06、一旦選擇了就不放棄,不斷挖掘潛能

    入行至今,李迅雷幾十年如一日保持思考和高頻輸出,沒有懈怠。這種始終如初的堅持,動力是什么?

    李迅雷謙虛地認為,堅持有很多時候是被動的,因為有需求?!按髮W的時候,我不是一個很勤奮的人,因為沒有人逼著我去上課,我跟老師之間不是契約關系,所以經常缺課。但是工作之后,哪怕工資再少,還是有契約關系,就必須認真去做。寫作也是一樣,有很多需求逼迫你去寫,就相當于種菜游戲,種了這個菜之后,要不斷去澆水施肥?!?/p>

    2010年,李迅雷被人動員在新浪開微博,他抱著好玩的心態開了,之后總覺得要堅持更新寫點東西,沒想到這一寫就是12年,粉絲數漲到了770多萬。2014年自媒體崛起,李迅雷也開了微信公眾號,發布最新研究觀點,如今,他的公眾號已經成為眾多投資者的必讀號之一。

    “有很多東西在你選擇的時候,并不知道最終結果會怎樣,但是你選了之后不能夠去放棄?!?/p>

    2012年的一次體檢中,李迅雷檢查出血脂和血壓都偏高,需要吃藥,他嫌吃藥麻煩,就開始跑步?!澳菚r候,一次跑5公里就覺得累得不行”。5年后,每天跑5公里對他來說已是家常便飯,跑10公里也沒有難度。

    現在,他的跑步的習慣和寫作一樣,一旦開始就停不下來。4月份上海疫情嚴峻時,他寫了一篇《跑得慢才能跑得遠》,從長跑的角度談中國經濟的未來發展建議,在市場上廣為傳播。如今,年近六十的李迅雷,一次跑20公里不在話下,而且配速也是大部分年輕人所望塵莫及的。不出差的時候,他常常早上5:30開始,沿著黃浦江邊一直跑。

    30年來,中國證券研究行業人才輩出,而作為最早一批起跑的研究者,李迅雷的聲音始終被市場關注。

    對此,他在不同場合多次強調,在諸多的研究者中,自己的研究功力不見得有多高,“只是因為我從事研究的時間比較長了,多年來累積的讀者比較多,所以每次我的研究報告出來,關注度會比較高,這一點是我之前沒有想到的”。

    他表示,這些年涌現出很多優秀的研究者,撰寫了很多高質量報告,但是因為研報數量太多了,很多成果并沒有被挖掘和發現,“現在賣方大部分報告都沒人看,這是一種遺憾”。

    如今,李迅雷的研究領域看起來極為廣泛,宏觀經濟問題之外,他還經常會融入文化、哲學、歷史乃至宗教等的思考。在他看來,這都是30年積累的結果,很多問題都是多年前思考過的,積累得多了,問題與問題之間形成串聯,自然而然鋪的面就廣了。

    李迅雷至今還保持著跟蹤一些長期數據的習慣。每天的大部分時間里他基本上都在思考。晚上睡著之前,他也都在思考。

    他認為,人生就是一次長跑,越堅持不懈,就會跑得越久,速度也會越快,人的潛力非常大,要超越大部分人,就得靠意志力?!白鲅芯恳彩且粯拥?。我的研究的潛能已經充分發揮出來,我可以繼續再做研究,但是要再達到一個新的高度,需要更加辛苦的付出,人的智商大概在30歲左右就到了峰值,我早就過了這個峰值。我無非就是在自己現有的研究框架內再拓展一下邊界,不斷地積累經驗,用我的邏輯框架去解釋一些現象?!?/p>

    他總是鼓勵年輕人:每個人的潛能都是很大的,不論腦力勞動還是體力勞動,堅持積累、提高工作效率,對于擴展潛能都有幫助。

    “和我同齡的人,能跑那么長的路的人很少,比我小20歲的小伙子,也不一定跑得比我快,這不代表我的能力比他強,而是他的潛能沒有充分發揮出來?!?/p>

    07、“證券研究的價值一直超越商業研究本身”

    中國證券研究市場化之路已經走過30年,李迅雷作為參與者、見證者和引路人之一,觀察到的證券研究的價值,不僅影響到證券領域,還影響到全社會。

    他舉例,2000年,高盛的首席經濟學家奧尼爾提出的“金磚四國”概念,到現在依然影響深遠,金磚會議依然在舉行?!半m然現在來看,金磚五國中,除了中國和印度之外,其他國家經濟問題都非常大,這個理論沒有得到全面印證,但是它不改變一個事實,那就是賣方分析師的影響力遠遠超過了他的工作范圍?!?/p>

    當前,李迅雷做研究的時間大概占據工作時間的一半以上。他的研究,主要涉及經濟、金融和資本市場,偏重于對當前經濟、宏觀政策的分析。與大部分分析師因考核原因注重買方服務不同,李迅雷研究和服務涵蓋的范圍更為廣泛。一方面,作為在商業機構供職的經濟學家,他會一直思考和研究經濟格局變化過程中的投資機會在哪里。另一方面,作為有社會責任感的學者,他希望經濟發展更加平穩、結構更加優化、社會發展更加和諧。

    李迅雷表示,特別不愿意看到人們被征“智商稅”,大數據時代,全社會的信息對稱度越來越高,分析師應該像一名醫生,善于發現問題并提出解決方案,而不是人云亦云。除了提供投資建議,還要承擔起一定的社會責任。

    很早開始,他就主動投身為社會服務、為政府部門建言獻策。2008年起,李迅雷連續三屆當選上海市人大代表和人大常委,作為人大代表,他要履職、參與立法;同時,他也是九三學社中央委員,九三中央經濟專委會副主任,作為民主黨派人士,他更要參政議政。除此之外,他是國家多個部委和多個地方政府的咨詢專家,為政策制定和宏觀決策提供建議。

    “我不希望一定要影響到哪個層面,也無法確保自己的研究一定正確合理的。我的聲音能夠觸達,給各方提供參考,或只要對政府部門或投資者有所啟發和幫助,我就比較滿意了?!比缃?,他依然每天都十分忙碌,來自各方面的咨詢需求總是持續不斷,而且不少需求來自級別很高的決策部門,需要有很強的責任心去完成交付的任務。

    未來,他也從未設想過要走到哪一步,內心里,他一直把自己放在比較低的位置?!耙驗槿松芏虝?,一切都會淡去,所以不用刻意去要什么。我也沒有很長遠的規劃,有興趣做研究,而且研究的特點是‘供給創造需求’,面對巨大的需求,你根本就停不下來,那就一直做下去,直到做不動為止?!?/p>

    責任編輯: 高蕊琦
    聲明:證券時報力求信息真實、準確,文章提及內容僅供參考,不構成實質性投資建議,據此操作風險自擔
    下載“證券時報”官方APP,或關注官方微信公眾號,即可隨時了解股市動態,洞察政策信息,把握財富機會。
    網友評論
    登錄后可以發言
    發送
    網友評論僅供其表達個人看法,并不表明證券時報立場
    暫無評論
    為你推薦
    時報熱榜
    換一換
      熱點視頻
      換一換
      亚洲ⅴa中文字幕无码毛片